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三天后,如今已经元灵八层的安宁正坐在一棵树下运功修炼,身后一头能有四丈高的大地熊正趴在地酣睡,自从安宁与这头熊达成灵魂契约后,没有安宁的命令这头熊一般都待在他身边,预防有其他妖兽打扰安宁修炼。

  他的伤势基本痊愈了,那头大地熊早在一天前恢复如初,安让他不得不感叹妖兽的身体是变态,却不知他在人类修士也是变态!

  睁开眼的安宁长呼出一口气,站起来看了看身刚换好的新服饰,摇头喊了声大黄,大地熊立刻纵身而起,乖乖跑到安宁身边,伸出舌头舔了舔安宁的手掌,大黄是安宁替大地熊取的名字,虽然是真土,可看大黄那样还挺乐意,真让巴老一阵无语。

  安宁将铁剑背在身后,一个纵身,骑在大黄背喊道:“大黄走,咱们去岑川国!”大黄一声大吼,直奔岑川国方向跑去。

  在安宁赶往岑川国的同时,他在剑灵宗的洞府大门口再次迎来了越灵,为什么说再次?因为越大小姐已经第四次来了,这几个月安宁出任务一直未归,第一次是越大小姐突然想到安宁,过来看看,被管理这一片区域的弟子告知安宁出任务未归,也不以为意,第二次来又没回来,越大小姐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可也没说什么,因为有些任务确实需要很长时间。

  可十几天前第三次来顺便告诉安宁宗内要举行大,让他也去试试,虽说肯定没什么名次,不过长长见识也不错,特别是自己也需要他参加大,结果发现安宁还没回来,不禁以为出了什么事,毕竟是自己带进宗内的,随叫人去查了查,发现安宁的任务一般需要几天,还以为安宁出了意外,好在宗内对身份令牌的监控,发现人应该没事。

  确定人没事后,这是越大小姐第四次来,一路越大小姐在心里嘀咕,难道是因为欠我三百积分跑了?不至于吧!到达安宁洞府门前,让人唤来管理这一片的弟子,告知其一旦发现安宁回来让其去剑阁找她,随后便回了剑阁。

  来者无心可看者有意,在内门弟子的一处洞府内,下首站立着一名男子,正在向首的一名男子说道:“王师兄,他安宁何德何能受越大小姐反复惦记,只有您的兄长王师叔那样的筑基期核心弟子才应该成为越大小姐的朋友,”那位王师兄听到这里,之前皱着的眉头才舒展开来,转身对着下首的男子说道:“李林,等那小子回宗后,你叫几个师弟教教他,做人要低调,不是什么人他都可以来往的,别到时污了越大小姐的名声,让我大哥难做。”那叫李林的男子听后赶紧点头称是,随后退出那王师兄的洞府。

  安宁要是知道有这事一定很无语,自己平白躺着枪,可现在的安宁正在岑川国的边城要塞寒城的城门口,此城是岑川国为了防御万兽山脉内的兽潮而特地建造的,城墙高十五丈,由一块块黑色巨石建造而成如一头凶兽俯卧于大地之,面各种守城器械一应俱全,常年有大军驻扎,虽说高阶妖兽迫于剑灵宗的威慑不会骚扰其下属国度,可相当于元灵期的一二阶妖兽和普通野兽却不在管理范围内,需要各国自己防御。

  此城因为坐落于万兽山脉边缘,所以对妖兽都不陌生,也有一些高级将领有着一阶初期的妖兽坐骑,更有一些散修骑着妖兽坐骑在城内来往,所以骑着大黄的安宁对于这些凡人士兵来说并无什么特殊,倒是大黄的体型引起一些人的议论。

  在安宁刚到城门口时被士兵发现是剑灵宗弟子,早早通报给面了,正准备进城的安宁前方突然出现一队骑着独角马的人马,为首之人年方十八,长得眉清目秀,脸有掩饰不住的位者气度,身穿金色连环锁子甲,腰挎宝剑,胯下一匹一丈来高的青色风狼,在其身旁还有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士正骑在独角马和那英武少年向安宁这里看来。

  一看到安宁袖口缠着云雾的飞剑刺绣,便齐齐下了坐骑来到大黄面前,拱手向安宁一拜,那英武少年道:“不知这位可是仙宗门剑灵宗的高足,在下是岑川国十六皇子,现如今寒城守城偏将白莫,”那少年说完便静等安宁的回答。

  安宁见对方如此客气也不好继续坐在大黄背,只得纵身飘下,看着前方的白莫说道:“在下叫安宁,正是剑灵宗外门弟子,因做任务所以经过贵城,多有打扰实在是抱歉!”

  白莫与身边年士互看了一眼,心道:“这剑灵宗的少年看年龄不大,可坐骑一看是不凡,宗内定有高阶的长辈,且这少年还没有一般剑灵宗弟子的倨傲,倒是可以一交,”随对安宁说道:“我岑川国隶属剑灵宗,时时受剑灵宗恩惠,我等既然有缘遇仙宗的高足一定要好好招待,请随我等去将军府,一定要为我们将军引荐一二”。

  安宁初来岑川国,碰到这位皇子这么客气,实在是不好推辞,便各坐骑,两人在前向着将军府而去,一路白莫听说安宁想借道传送阵,便决定帮他问问,随后旁敲侧击向安宁打听剑灵宗的一些事情来确定安宁在剑灵宗的身份,安宁只得透露自己出宗已经有几个月了,最近宗内有什么事自己真的不知道。

  白莫没打听到安宁的身份也不以为意,毕竟安宁剑灵宗弟子的身份是真的,也不能得罪,搞好关系总是没错的,一听安宁几个月没有回宗了,便主动将自己知道的一些消息告知安宁。

  看着安宁说道:“如今剑灵宗最大的事!恐怕属于五个月后的宗门大了,届时所有的元灵期弟子都可以参加。”说道此时还特地看了看安宁的神色,安宁却在此时说道:“宗门大?在下由越师叔带入宗门修行不久,最近又因任务外出几个月,所以的确不知宗门会举办大,还望白将军解惑!”

  白莫被安宁问愣住了,心说你还真是连这个也不知道,其实如果安宁回宗的早,越灵肯定早跟他说了,也不会如现在这样一无所知了。

  白莫虽然心怀疑,可一听剑灵宗越姓弟子与面前少年有关系不免高看了一眼,因为据他所知剑灵宗只有宗主姓越,越姓的筑基期核心弟子也不多,难道……

  嘴依然解释道:“安师有所不知,剑灵宗每十年举行一次大,是为了更好的发现人才,每次奖励都很丰厚,我们皇室也接到邀请,我父皇可以带八人去观礼。这次大之后便是北域七大仙宗的大,所以这次的奖励不说,前三十名还可以参加北域大,那可都是高手,前十名更是可以名传北域各宗”。

  正说着前面路的尽头有一座占地几十亩的府邸,门的牌匾写着‘将军府’,安宁一看知道到地方了,众人来到府前,下了坐骑,安宁随着白莫来到大门前,那年士赶忙快走几步来到门前守卫处,不知说了些什么,回头皱着眉来到白莫跟前小声说了几句,白莫也是脸色难看。

  可瞬间转身又客客气气的对安宁说道:“将军正在和一位师谈些事情,劳烦安师随我到偏厅休息片刻,里边请!”进门时故意慢了半步,几人的坐骑自有人安排地方休息,安宁特地给大黄传了道神识,不然怕大黄闹事。

  白莫随安宁来到一处花厅,安宁抬眼望去只知道里面的摆设很讲究,让人看了觉得很舒服,可到底哪里讲究却不知!毕竟安宁从未有钱过,也没过过有钱人的日子。

  主客坐,那年士站在白莫的身后,片刻后有侍女过来茶,二人闲聊着一些闻趣事,时间倒也打发的很快,二人闲聊也都彼此没了客套,开始称兄道弟,毕竟少年心性。

  在说到宗门大时安宁随口问道:“白兄,你说你父皇会带着八人去剑灵宗观礼,到时白兄记得去找小弟,小弟一定好好招待白兄。”

  白莫一听安宁的话,叹道:“不瞒安老弟,我是去不了宗了,这段时间我和四哥白风随大将军镇守这寒城,两人只能去一个,条件是看谁能请到像你们这样的修士,因为寒城靠近万兽山脉经常有散修来猎捕妖兽,所以如果都请到,那看哪位的法力更高强一些,最后由大将军推荐,为这事最近我和四哥白风正关系正紧张着,这不在我们来之前我四哥正带着他请到的修士在和大将军会面!可我请的修士却在八天前因捕捉妖兽而受伤,现已离开寒城了。”

  两人正说话时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喧哗,白莫身后的年士赶紧告了个罪,出门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见士出去后安宁便道:“白兄,这位士你可没向我介绍,看其样子不像一般下属吧?”

  白莫一听安宁问起此事便答道:“是我疏忽,刚出去这位是我李叔,李叔原名李海林,是江湖人士,一次被仇家追杀,被我母亲所救,因其全家都已被杀,所以留在我家成为我母亲的侍卫,从小看着我长大,因来寒城历练所以被母亲派过来保护我。”

  两人此时突然听外面有人说道:“一个狗奴才也敢问本仙师的事,活的不耐烦了,”嘭!只见那李姓士倒飞入花厅,砸在地。

  本来自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