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平南国南隅落霞山下林平县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官府苛捐杂税压的百姓民不聊生盗匪四起。

  安宁偷偷躲在山下官道旁的一棵老槐树底下看着对面小酒馆里,口水顺着嘴角不自觉的流了下来,黑瘦的小脸满是期待的表情。

  安宁今年十四岁,从小爹娘走得早只留下安宁一个人无依无靠,之前几年都是靠着村子里的叔叔婶婶们东家吃一口西家给一顿的才不至于饿死,可是今年颗粒无收同村人自己都不足以果腹哪来的吃的给他,安宁只能四处乞讨。

  最近这半个多月来到了柳林镇,一直守着对面的小酒馆,白天在边的落霞山采些野果果腹,到了傍晚便偷偷躲在路边这几人合抱的老槐树下等客人都走了才去捡食地的残渣,店家看他可怜只要不影响客人也随他去了!

  现在傍晚时分,店家是一对父子,在这开个酒馆勉强糊口,店门口的木桩栓了七八匹马,店内有七八个大汉,穿一色的青衣,一看知是林平县的官差,首坐着一四十多岁拿着酒碗喝着酒的汉子,嘴两撇小胡子两眼明亮一看是精明之人。

  下首坐着的一汉子一口喝掉碗里的酒水用手抹了下嘴看着首的汉子说道:“李头、你说这青湖帮被咱们大人给灭了,匪首王奎跑了,咱们可追了一百多里了连个影子都没看见,这要再拿不到王奎的人头回去交差兄弟们别说赏钱拿不到这几天白跑不说,回去还得挨大人的板子”,被称作李爷的年男子放下酒碗眯着眼睛道:“这荒年乱世盗匪横行,一个人头谁会在乎他的真假,要的只是个名头罢了,到时我等几人随便提个人头回去交差是,赏钱还能少了咱们的!”说完还向店家父子深看了一眼,其余几名大汉互看了一眼,嘿嘿干笑一声继续喝酒。

  安宁躲在树后看着官差喝酒吃肉却不敢让官差发现,因为一路的乞讨早看到听到一些官差的所做所为,盗匪没钱的还不抢可官差却没少干拿人命换钱的事。

  天色渐渐变黑,安宁抬头看了看天,想着这个时候应该是自己去捡食剩菜饭的时候了,突然啊!啊!两声惨叫从对面酒馆发出,安宁探头向对面看去,正看见官差满脸狰狞的拿刀割店家父子的头颅,小脸瞬间吓的煞白浑身发抖!虽说一路乞讨也见了不少死人,可还是头一回见到官差杀人。

  安宁赶紧把头缩回树后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待的好不容易听到马蹄声渐渐远去,安宁才哆哆嗦嗦的从树后爬起,头也不敢回的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去,大路不敢走,一头冲进了落霞山。

  落霞山东西纵横八百里,是万兽山脉的外围,相传落霞山古时有仙霞万丈如霞光落于山而得名,具体原因早已经无人知晓。

  月亮高挂天空,一阵微风吹来,安宁却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抬眼看去周围一片漆黑,隐约记得自己跑进了落霞山,一路跌跌撞撞不敢停留,身唯一的一件破麻布衣衫以前更破,露在外面的皮肤到处都是血痕。

  风吹的树林发出呜呜的响声使得安宁的心越发的害怕,只能没命的往前跑……清晨山林之鸟儿的叫声惊醒了睡梦的安宁,昨晚累倒在一颗大树边因为又惊又怕迷迷糊糊睡着了还不觉得,醒来才发现浑身都疼。

  安宁看了看身再看了看四周,呆呆的靠在了大树,回想起自己这十二年来,八岁父母因为替镇的药堂采药不慎双双跌落山涧结果连个尸首都没找到!

  刚在同村人接济下过了几年又逢大旱,没吃没喝只能跟着几个他大不了几岁的孩子出门求条活路,可天不随人愿,一路连饿带病几个孩子只能死的死散的散,好不容易碰到个能给自己点吃的店家,还被官差给杀了,真不知道爹娘给自己取名安宁到底是对是错!

  偏偏在这个时候肚子不争气的咕咕乱叫,安宁只得忍痛爬起来四处找些野果去填饱肚子。

  向山顶的方向走了约莫四五里的样子,绕过一个小土包突然发现前方有一处断崖,一条清泉从断崖边流过,断崖下还能看到有微微一抹绿色散出,两棵果树孤零零立在那里,隐约能看见树挂着几颗果子!虽然不知是什么果子,但咕咕叫的肚子还是不知不觉促使他向断崖下走去……

  本来自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